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健康新闻 >
“最美医生”王文涛:向“虫癌”宣战-中新网
发布日期:2020-09-10 07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王文涛认为,自己的能力再强,精力也有限,做不了太多事,而培养当地医生才最关键。如果把技术教授给基层医生,让他们有很好的服务能力,就相当于播下了希望的种子,患者在家门口就能接受更好、更安全、更高效、更高质量的治疗。“这是造福一方的事。”

  肝包虫病尤为凶险,许多患者就诊时,大部分肝脏已被侵蚀。而肝脏是人体的核心器官,涉及到血管、胆管、静脉等重要管道,是普部外科手术中最凶险的部位。诸多原因使得该病的手术风险高、难度大。

  患者跑了很多医院,最终辗转找到王文涛。王文涛和团队先给她“降黄”??把胆汁临时引出来,让黄疸降低一些,改善肝的储备功能,然后才敢做手术。十几个小时后,王文涛成功挽救了这个年轻的生命。如今,患者已经恢复健康并结婚生子。

  从此,他就再也没放下过那里的患者。10多年来,他不时趁假期或巡诊的机会去藏区做手术,近5年来,更是几乎每个月都要去一次藏区,查房、办讲座、手把手教基层医生做手术。

  “这么多年,很感动,民族地区的村民和医生都很暖心,我很愿意帮他们,也很欣慰基层医院的服务能力已经越来越强。”王文涛说。

  王文涛介绍,包虫病是一种人畜共患的寄生虫传染病,主要发生在肝脏,目前没有效药,只能靠手术来治疗。患者大部分来自藏区,卫生意识比较弱,加之地域、文化、交通、生活习惯等因素影响,患者来就诊时,一般已经是中晚期。

  中青报?中青网记者 张曼玉 来源:中国青年报 【编辑:苏亦瑜】

  2014年3月,王文涛接诊过一个来自西藏自治区昌都市的姑娘,患者二十多岁,骨瘦如柴,腹部有个大包块并且长期疼痛,还出现了严重的黄疸。“当时她的肝功能已经不全,生命几乎要进入倒计时阶段了。”

  基层医生尊称王文涛为“老师”,说他是“没有架子的大专家”,渴望跟他学习,常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来。在王文涛到来前,医生们会为他安排好住处,知道他睡不好,还把氧气瓶送进房间……当地居民腼腆、不善表达,常常给王文涛献上哈达,或是冲他憨憨一笑,或是摘帽弓腰以示感谢。

  2006年,四川大学华西医院肝脏外科副主任王文涛到四川省甘孜州巡回义诊,看到当地很多群众饱受包虫病的折磨,而基层医院的医生底子薄、医疗水平不高,很难为患者解决病痛。

  基层医院大都地处高原,王文涛常常要开车走七八个小时的山路才能到达,路上常会遇到堵车、下雨、下雪甚至泥石流。高海拔让王文涛夜里难以入睡,两三个小时就醒一次。因为高原反应,王文涛不得不一边吸氧一边做手术,十几个小时的手术时间显得更漫长。

  为此,王文涛先做了调查研究,再有针对性地制定实施方案。比如,基层医院以前为什么不能做肝包虫病手术,存在哪些技术领域的问题,如何攻关;怎么让包虫病得到根治;包虫病晚期不能治疗的情况下,有什么方法延长患者生命;如何加强老百姓对基层医院医生的信任等。

  在王文涛常去“传帮带”的甘孜州医院,原来只有一两位医生能开刀,现在有七八位医生可以做四级手术(技术难度大、手术过程复杂、风险高的手术??记者注)。以肝包虫病手术为例,过去全州一年只能做20多例,现在一年能做300-500例。王文涛还带去了各个科室的医生,帮助当地医院多学科、全方位进步。

  王文涛介绍,这类手术很复杂,需要多学科合作,手术费时很长,美猴王中特一肖,要10-12个小时,难度也比较高。但好在肝脏是患者自己的,没有排斥反应。这样的手术,王文涛已成功完成了92例,他的团队也是世界上完成这一复杂手术最多的团队。王文涛说,国内同时有器官移植技术和肝脏外科经验的医生不多,这两种技术对肝包虫病的手术都非常重要。王文涛还把这一技术推广到青海、新疆、甘肃等省的医院,到那里演示手术。

  “以前,当地医院不能独立做大手术,村民很少能得到有效治疗,很多村民因为肝包虫病致残甚至死亡,作为医生,我应该为他们做一点事情。”王文涛回忆说。

  包虫病分为囊型和泡型,泡型包虫病患者若得不到及时的治疗,10年病死率可达94%,又被称为“虫癌”。在我国,此病高发地区是西部藏、牧区,四川省甘孜州石渠县的患病率一度高达12%,包虫病成为当地人因病致贫的重要原因。王文涛说,全国直接受包虫病威胁的有上百万人。

  到了病程后期,患者肝脏附近的重要管道都被侵犯,非常危险,但又难以通过传统的手术进行治疗。经过探索,王文涛成功运用“体外肝切除联合自体肝移植技术”??把患者的肝脏拿到体外,切掉病变部位,再将剩余的肝脏修补起来,植回体内。这个技术的理念是20世纪80年代由德国科学家提出的,在我国,清华长庚医院董家鸿院士最先将其用于治疗肝包虫病。